'>

国家监察委落定:三地试点不交流 非超级权力机构

  • 全讯网真人百家乐

    原标题:新反腐体制诞生:监察法通过,国家监察委落定

    从三地试点改革开始,至全国推行,同步辅以监察法立法,修宪立身,仅一年有余,监察委从面目不清的胎儿迅速成长,终以强健之姿呱呱坠地。

    (图/视觉中国)(图/视觉中国)

    《财经》记者 王丽娜/文 李恩树/编辑

    3月18日,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选举产生,国家监察委挂牌在即。届时,全国四级监察委全部组建完成,依据监察法赋予的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,承担起反腐重任。“两规”被“留置”取代,消失在反腐历史中。

    3月20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《监察法》。《监察法》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和基础性作用。立法既有此前反腐经验总结,又有近两年内北京、山西、浙江试点经验的积累。

    从三地试点改革开始,至全国推行,同步辅以监察法立法,修宪立身,仅一年有余,监察委从面目不清的胎儿迅速成长,终以强健之姿呱呱坠地。

    “试点各试各的、不交流”

    北京、山西、浙江是监察体制改革的先行者,改革在三地有条不紊进行。

    北京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检察官称,试点消息来得很快,之后检察院反贪、反渎、预防腐败部门整体转隶,与原纪委人员混编后重新打散分配,紧接着就是培训,学习如何从一名检察官过渡到监察官。

    浙江省纪委书记、监察委主任刘建超,是浙江监察改革带领者。他曾担任外交部发言人、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、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。

    试点开始后,浙江省市县三级监察委陆续组建,“都是新组建,在履职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”。刘建超把各市县的监察委主任请来,开了20多场座谈会,一起商议试点中遇到的问题,逐渐形成共识。“不去探究那些一般性的工作汇报,就讲存在的问题和困惑,回答了250多个问题。”

    “留置”是随监察体制改革诞生的新生事物,此前监察工作并无“留置”一词。2016年12月25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三地试点,同时赋权三地监察委采取留置、调查、讯问等12项措施。

    “留置”意图取代“两规”,但同“两规”一样,两者均属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,因此留置从出现时即受关注,一些法学家担心留置出现滥用或违规使用的情形,担心留置期间被调查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障。

    该怎样运用留置权,试点地区同样困惑。刘建超说,开始大家都不太敢用留置,但随着完善试点有关规定,依法依规使用,现在运行很好。“不能滥用,也不能不用,应依法使用。”

    截至2018年3月11日,浙江省监察委共对292人采取留置措施。北京市监察委2018年2月14日的数据显示,共留置68人。山西省监察委系统2017年留置81人。

    北京、山西、浙江三地试点同时开展,虽在转隶人员把关、案件审批上有细微差别,但大致相同(详情参阅2017年第27期《财经》文章“监察体制改革试点轮廓”)。

    试点选择这三地后,“给我们提出的要求是各试各的,不要交流,一交流就会趋同,各试各的才能体现出好的经验、发现问题。从不同到大同,这个过程弥足珍贵”。刘建超透露,“但试点地区对中央精神、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决定的理解,几乎一致。最后发现是殊途同归。”

    试点运行近一年后,2017年11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《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》,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。目前,省、市、县三级监委全部组建成立。随着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的选举产生,国家监察委挂牌指日可待。

    立法草案收获万条建议

    监察体制改革一旦启动,上升至国家立法保障反腐是必经之途。